独身的岳母总爱偷窥我和老婆爱爱

  老婆是我大学同学,当年她是我们的校花,我费尽心思才将她追到手。毕业后,我紧随老婆来到她生活的城市。我应聘到电视台,老婆则在当地一家报社做主编。

  我与老婆婚后不久,我们的孩子降生,岳父母不愿帮我们照顾孩子,为了挣更多的钱,我向电视台主动请缨,做了一名记者,从此我常年出差,家庭重担全部落在老婆身上。在孩子上托儿所时,老婆已由往日的校花变成了一个黄脸婆,我看在眼里,疼在心里。

  常年为家庭操劳,老婆内分泌严重失调,且出现痛经和性生活时私处干燥。我们本来就聚少离多,每次看到老婆痛苦的配合我亲热,我都有点不忍心。

  我们总算通过这些年的省吃俭用,有了属于我们的房子。我以为我们的幸福生活即将开始,但岳父却在此时因突发病去世,这对老婆和岳母是个不小打击,毕竟岳母才50岁刚过。

  妻子为了不让岳母孤单,和我商议将岳母接到我们家住。虽然我对岳母当初拒绝帮我们照顾孩子一直耿耿于怀,但看到老婆乞求的眼神,我心软了。

  原本的三口之家突然多出一个人,让我很难适应,为此,我经常毛遂自荐接受跨区域的采访,在家的时间越来越少,主要是婆婆更年期,每次回到家都能听到她满腹牢骚,我真是受不了。

  有次去泰国采访,孤独的夜伴随着酒醉后的大胆,我给接待我的泰国小姐发了暧昧短信,那女很泼辣,当晚就来到我下榻的宾馆,我做出了平生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对老婆的背叛,事罢,我莫名感到内疚,泰国女看着我痛苦的表情,问我为什么。

  我向她交代了和老婆这些年在一起的种种。采访结束时,泰国女赠给我几瓶泰国野葛根,并让我转达给老婆。我大怒到,我老婆是个正常女人,没病。她笑这说,这不是药,是食品,在泰国很流行的。

来源:飞华网

  回国后,我将泰国女送我的礼品交给了老婆,3个月后,老婆瘦了,精神了,每个月的痛苦也解除了,甚至连哺乳后有些松弛下垂的胸部也恢复了丰挺。我们似乎又恢复了热恋时的状态。

  某天,因为我和老婆亲密时没关好门,我隐约感到门口站着一个人,因为孩子已熟睡,难道是岳母在窥视我们吗?我简直不敢相信。我将这个信息传达给老婆时,老婆还骂我思想猥琐。

  为了证明我的无辜,我告诉老婆下次亲密时,将门虚掩,看看我是不是在说谎。岳母的再次出现,让老婆顿时尴尬。老婆于是想将婆婆送回她们家住,但婆婆却不肯。虽然我们心知肚明,但这种事还是不能直白的说出去。

  以至于我和老婆每次亲密时都很小心翼翼,总感觉有一双眼睛在窥视我们,老婆甚至在亲密的途中,会穿上睡衣,打开卧室门抽查岳母是否在偷听,为老婆心中的魔咒我都快疯了,我十分后悔当初不该揭穿婆婆的窥视。

(实习编辑:赖家兴)

精彩推荐

来源:飞华网

  • 独身的岳母总爱偷窥我和老婆爱爱已关闭评论
  • 202 views
    A+
发布日期:2019年04月12日  所属分类:性心理
标签: